中国社会帮扶网·玉树站

红盐“粒粒”旅行记

(中国社会扶贫网·玉树站讯)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地处我国著名的“三江成矿带”,在巍峨雪山掩映下,阳光洒在盐畦上,勤劳的牧民在盐畦上挥洒汗水,将丰富的盐矿资源变为手中的财富。


红盐“粒粒”和众多亲友们生活在地下盐泉中,度过了一年又一年。某天,“粒粒”被人类打捞起来,自此,开启了她的旅行……


红盐“粒粒”的诞生


“粒粒”刚开始还不是红盐,她生活在囊谦县地下卤水泉中,是带着盐分的小分子。在黑暗的地下,“盐”族的生活和人类比起来,实在过于枯燥。


“粒粒”的太姥姥总是说些老掉牙的话:“到了地上,‘盐’族的族人们要经过洗礼,才能实现‘盐’生价值。洗礼的过程虽然痛苦,但只要坚持,就可以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实现“盐”生价值?“粒粒”不懂。但太姥姥说过,去地上可以看到雪山,感受暖洋洋的太阳,感受凉爽的风,所以“粒粒”也想去地上看看。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随着卤水水位不断上升,“粒粒”和族人们纷纷涌出盐井。“是雪山,是太阳,是地上的世界!”族人们在人类搭建的盐水渠中一路欢歌,朝着盐田,奔流向前,为他们美好的明天庆贺。


在盐田中待了七八天,经过风吹日晒,“粒粒”觉得身上的水分逐渐蒸发,最后,自己竟然凝结成了一块结晶。直到盐田里其他的族人也结晶,人类拿着木质的耙子,将盐推成一堆,沥去水分,一两日后,即可收集起来。由于在流经盐田的过程中沾染了路上的红土,“粒粒”和族人们的结晶也被染红了,于是他们就被赋予了新的、统一的名称——红盐。


红盐“粒粒”的旅行


从盐田收集的红盐,储存在仓库。人们按照红盐颗粒的大小、纯净度将他们分为不同等级,并等人上门来收。“粒粒”心想:“听人说,生产出来的红盐有的被制作成了美妆产品,有的被制成保健品,有的则被制成了食用盐,不知道我会被制作成什么。”


这时,一只手伸向盐堆,捧着盐的这个人仔细端详着手中的红盐说:“这批盐不错,刚好拿来做热敷袋。”于是,“粒粒”和族人们来到了一家红盐加工厂。在工厂,“粒粒”们经过更加严苛和精细的选拔后,被带到了一间无菌加工车间。


在车间,“粒粒”看到5名工人在一条流水线上忙碌,第一个人用红盐填满巴掌大的无纺布袋,第二个人将艾草、益母草、红花等中药混合物装进同样大小的布袋,由第三个人给布袋封口,第四个人再将布袋统一装进印有“红盐泡脚包”的塑料包装袋里,第五个人将塑料袋密封,并打包成盒。“粒粒”正看得起劲,突然被一只手抓起来,装进了近50厘米宽的白色布袋中


“粒粒”透过布袋缝隙,看到中药、碳纤维电热管、发热体基材等也被装在布袋中。接着,另外一个人开始封口,第三个人在白色布袋外层再加缝一层印着“青南红盐”的蓝色布料,并装进“青南红盐热敷袋”的包装盒中。


“粒粒”实现“盐”生价值


“粒粒”听着人们一边忙着手上的工作,一边聊天:“红盐具有渗透性强的特性,加热后能将热温渗透进体内,加入中药还可使有效成分缓缓渗入人体。红盐热敷袋具有祛湿、生肌、温经、散寒的功效,希望咱们的产品能够在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


听着听着,“粒粒”慢慢地睡着了。再次醒来后,“粒粒”所在的热敷袋已经被一个小女孩买回了家,作为礼物送给了她奶奶。奶奶打开包装,将热敷袋绑在腰上,小女孩按下了“加热”按钮。随着“嘀”的一声,“粒粒”发觉自己的温度越来越高,直至60摄氏度左右,布袋中的中药慢慢散发出香气。大约过了30分钟,奶奶将热敷袋取下来,感慨地说:“这个红盐热敷袋还真的能缓解腰痛。


这一刻,“粒粒”突然懂了,这可能正如太姥姥所言,她实现了“盐”生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