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帮扶网·玉树站

玉树市布罗村乡村振兴 样本分析

(中国社会扶贫网·玉树站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仍然在农村牧区,对于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市而言也不例外。
6月2日,从玉树市出发,一路向东,经过40分钟的行程,很快便到了上拉秀乡布罗村产业基地。布罗村距离玉树市区70公里,紧邻G345国道,平均海拔4318米,户籍人口128户583人,常住人口82户353人。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面对乡村振兴的契机,布罗村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的基础上,做好乡村振兴这篇大文章,持续推进乡村建设,不断改善牧民群众生活条件。
草场面积小、人口基数少、产业结构单一是布罗村乃至玉树市很多牧业村面临的共性难题。如何逐一攻克这些瓶颈,布罗村持续巩固脱贫攻坚成果,防止出现返贫现象,加快脱贫群众发展步伐,不断缩小收入差距、发展差距,让脱贫群众生活越过越红火。
布罗村建强支部,引领乡村振兴走深走实,发展产业,让村集体产业效益最大化,重视人才,为乡村振兴注入新鲜血液,全面盘点和研究村子的自然资源禀赋、基础条件和发展机遇,有力推动村集体经济由原来的“弱小散”向“强大聚”转变,让群众尝到“甜头”、迎来“盼头”,启迪玉树市各村村集体产业不断发展壮大。
建强支部,引领乡村振兴走深走实
村看村,户看户,村民看支部。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办好农村的事情,实现乡村振兴,基层党组织必须坚强,党员队伍必须过硬。”
党建引领乡村振兴首要任务就是选强配优基层党组织成员,建设一支政治过硬、本领过硬、作风过硬的乡村振兴干部队伍,增强村“两委”班子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对于布罗村牧民而言,切身感受到了支部换届后带来的新变化、新气象。
“上一届村‘两委’成员平均年龄在74岁左右,说句难听的话,走路都走不动,更别提如何开展工作。”现任村党支部书记多吉意味深长地说。
其实,这种现象在牧区很多村子都有表现,村支部书记、一些村“两委”成员一干就是二三十年,年轻人想施展拳脚,却没有平台,乡村振兴项目实施缓慢。
“我刚来的时候,布罗村党支部在玉树市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名列之中,主要表现在上一届支部班子成员存在老好人和平均主义的思想,很多政府实施项目是轮着来,不论家庭条件的好坏。”布罗村乡村振兴第一书记马春梅说。
头雁引领群雁齐飞。2021年布罗村党支部换届选举,村里一些想干事、能干事、有想法的年轻人进入村“两委”。新一届村“两委”成员平均年龄37岁,班子结构较上届呈现年轻化、专业化、知识化,实现了“用好一个能人、建强一个班子、发展一批产业、带领一方发展”的综合效应,村“两委”成员尕松求英就是最好的印证。
脱贫攻坚时期,尕松求英一家是建档立卡贫困户,致贫原因是因病因学。尕松求英的媳妇是一名残疾人,结婚后分家只分到了4头牦牛,又先后生了5个孩子……生活条件拮据。
新一届“两委”成员主持村里工作后,按照党建引领、支部搭桥、党员铺路的工作思路,持续提高政治站位,强化责任担当,引领乡村振兴走深走实,村里一大批村集体产业落地实施。
如今,村支部带领下,尕松求英成为了村“两委”成员,负责村里环境卫生整治工作,在尕松求英组织下,环境卫生处在玉树市前列。尕松求英还是村里的生态管护员,每年有2.5万元的工资,家里的牦牛也发展到了近30头。
这两年,村“两委”成员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以严的精神、实的作风推进各领域基层党组织建设,组织强了、人心齐了。
——抓硬件提升,以党员活动室为主阵地,组织动员党员投工投劳,修缮墙面、增设公示栏,让党员活动室真正“动”起来。
——强化党性教育,常态化入户听取群众意见,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把“文件语”转变成“家常话”,把乡村振兴的目的和意义讲明白,让党性教育“活”起来。
——发挥党员先锋模范带头作用,不断提高党员的政治素质,党员担当意识实现新提升,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实现新聚合。
发展产业,让村集体产业效益最大化
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是乡村全面振兴的基础和前提,依托脱贫攻坚,布罗村有一定的产业基础,但是如何让脱贫攻坚产业效应最大化,是乡村振兴要解决的关键。
玉树这片土地上,说起发展产业和村集体经济,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合作社牦牛养殖,事实亦是如此。从古至今,畜牧业是当地牧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牦牛是他们最坚实的依靠。
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合作社牦牛养殖这一产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在玉树市还有很多村社,因为海拔高、气候恶劣、草场面积等原因,无法通过合作社牦牛养殖来支撑起一个村社的产业发展,更别提带动牧民增收了。
布罗村就是典型的例子。2021年,第一书记马春梅走马上任后发现:“布罗村人口基数小,合作社牦牛养殖基础薄弱,发展规模小,后劲不足,牧民群众增收困难。”
布罗村紧临G345国道,有往返玉树市、囊谦县、杂多县及西藏昌都的大量人流和车流,区位优势得天独厚。借助优势,马春梅带着村“两委”成员开始转变思路,聚焦地理位置和安置区房屋,充分盘活资源要素,激发新的发展潜能。
驻村干部吴杰才仁说:“马书记非常有远见,有魄力,短短两年时间,就把曾经的一片‘荒地’,打造成了有模有样的产业区。”
布罗村目前收益最好的产业是综合服务超市,一百多平方米的超市内,商品琳琅满目,小到零食百货,大到家用电器。
近水楼台先得月,超市项目就是从马春梅派驻单位玉树市乡村振兴局争取而来,243万元的产业发展资金,一下让布罗村的产业活了起来。
马春梅说:“在超市消费的除了本村牧民,还有过路的司机和乘客,超市从2021年10月开始运营,截至2022年10月,销售流水达到了170多万元,除去成本净利润25.6万元。”
然而超市只是马春梅产业发展布局中的一子,超市旁边便是村集体经营的饭馆,饭馆旁边是新建还未投入使用的学前教育教学点,教学点紧挨着一个名为布罗杰日喀石磨糌粑店,走进店内,两名工作人员正在忙碌,展柜上摆满了包装精美的炒面。
吴杰才仁说:“这是2022年村‘两委’通过考察学习,利用50万元中央扶持资金建设的,目前正在试运营,下半年就准备开始加大宣传力度,把石磨炒面做成布罗村的特色。”
转过身,来到产业园区里面,数十名工人在厂房内忙得热火朝天,马春梅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是总投资2350万元的有机肥料加工厂项目,目前一期已经完工,预计今年7月份投产运行。”
事实上,这个项目是属于上拉秀7个村共同参与的。马春梅说:“我们在乡党委的带领下,7个村决定抱团取暖,把现有的资金整合,做大做强,产业发展再创辉煌。产业项目之所以建在布罗村,与我们的区位优势密不可分。”
布罗村畜牧业合作社牦牛数量逐年增加、村集体投资曲麻莱光伏扶贫项目收益稳定……如今,在乡村振兴的路上布罗村真正做到了两条腿走路,一边是大力发展新产业,一边是巩固传统产业根基。
重视人才,为乡村振兴注入新鲜血液
乡村振兴,关键在人。布罗村要实现乡村振兴,必须要把人才放在第一位。新一届的“两委”成员平均年龄虽然只有37岁,但整体文化程度并不高,最高文凭也只是小学毕业。他们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和旺盛的精力,奈何没想法。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人才振兴是乡村振兴的基础,要创新乡村人才工作体制机制,充分激发乡村现有人才活力,把更多城市人才引向乡村创新创业。”
今年28岁的旦周弋西就是从城市走向乡村的典型。旦周弋西家在玉树市,2018年大学毕业后被聘用到玉树市乡村振兴局工作。
牵牛牵鼻子,提衣提领子,乡村振兴,必须把人才振兴放在重要位置。去年,针对乡村高学历人才短缺,玉树市统一招聘了一批乡村产业指导员,全市每个村分配了一名。旦周弋西参加了考试,并顺利成为了一名乡村产业指导员。
“你有没有想要去的村子。”
“我想要去布罗村。”
组织找旦周弋西谈话时,他毅然决然选择了布罗村:“在乡村振兴局工作时,跟着马书记跑过几趟布罗村,也熟悉布罗村的情况。如果我选择其他村子,还要再熟悉,太浪费时间了。”
旦周弋西到布罗村后,一方面带领牧民群众做好环境卫生整治工作,另一方面鼓励牧民群众发展畜牧业。因为他深知,牛羊是牧民群众赖以生存的根本。他动员村民加快牛羊养殖周转周期,确定了“去数量保质量”的发展思路,以第一产业为主,第三产业为辅的发展路径。
布罗村发展过程中遇到的瓶颈也是玉树市各村普遍面临的问题。玉树市天然草场承载量有限,无法大规模发展畜牧业,只能是“去数量保质量”。
“虽然工作才开始,成效不显,但是我坚信通过我的想法,加上群众的共同努力,我们村一定能在乡村振兴上有新作为、新成效、新方法。”旦周弋西说。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不仅要引进人才,更需要大力培养本土人才。布罗村不缺少乡土人才,只是缺乏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
旦周弋西到村里之后统计过,村里中高职以上学生有60名左右,毕业后在玉树市打工的有40多名,村里无法提供工作岗位,以至于留不住村里的高学历人才。
“下一步,等村里产业基地内的各项产业建起来后,我们会动员大学生返乡,一起推进乡村振兴,为乡村发展注入鲜活的血液。”旦周弋西对村子的未来充满了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