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扶贫网·玉树站

扎西和她的“多彩”小学

      乘飞机从北京到西宁,再到海拔3700多米的玉树州府所在地结古,然后继续乘车,目标是玉树州西部三县之一治多。翻过4800多米的垭口,穿行在人烟稀少的山谷之中,阔岭高原展现着她那苍凉雄壮之美。



      海拔超过4200米的县城不是终点,继续溯多彩河而上。拐过一个山弯,顺着河谷前行,



      一个小镇若隐若现,晴天丽日之下的多样色彩让小镇极有存在感。


      多彩寄宿小学就在小镇的入口处,一座即将竣工、藏族风情浓郁的风雨体育馆格外惹眼。“欢迎到多彩!”校长扎西文毛和她的同事在门口迎接我们。


      正是在扎西校长的带领下,多彩小学的学生数从2015年的28名增加到今年的57名,足足翻了一番。有着近30年教龄,在多彩学校工作了10年的老教师多吉文德说,现在的学校让人有奔头,干劲很足。


      数年之前,学校一直为控制生源下降而努力,“学生不愿意来、留不住,我们都很尴尬。”回忆从前,二年级班主任白玛求忠满是感慨,虽然条件改善很大,教师也用劲,但是家长们还是舍近求远将孩子送到县城。“这种情况怎么才能改变呢?”



      2015年暑假,扎西文毛从治多县实验小学交流到多彩小学任校长。“全乡就这么一所学校,必须要让群众认可。”从那时起,她就下定决心带领全体教师一起打赢“翻身仗”。


      扎西文毛发现,留下来的学生多来自相对弱势家庭,学情复杂,但她明白,把现有的孩子教好是沉甸甸的责任,更是学校发展的根基。正是从那时起,她明确了要以慢工做好细活的态度来促进学校改变。



      针对学情,她狠抓家校沟通。家访成了校长必修课,这5年,每年她都会深入到每一名学生家中。在宣传教育政策的同时,她更多的是和家长一起探究如何把孩子教好。“不少孩子来自牧民家庭,老师布置的作业很难完成,没有家庭的真正配合孩子很难教好。”扎西文毛对于家访不厌其烦,对于重点家庭多次走访、深度交流,家长的配合让学生的学习状况大大改变。


      家访互通学情,是做好控辍保学的根本保证。如今正在治多县第二民族中学读初二的索南,五年级时因家庭变故退学,当时她已经在县城找到了工作并租了房子。扎西文毛和班主任多次到索南家做工作,但是都无功而返。


      扎西文毛没有气馁,一天得知索南从县城回家取东西,连忙又一次来到她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内心倔强的索南流下了眼泪。“现在再看我离开学校的决定很不成熟,真的感谢老师给了我成长的机会。”索南对扎西文毛充满了信任,今年“六一”节她专门回到学校和老师们一起过节。


      扎西文毛的第二招是充分关注帮助后进生。在多彩小学,为了不让一个学生掉队,每位教师都付出很多。学校充分利用学生晚餐后才离校的时间窗口,加强对学困生的辅导。“对后进生专门跟进,包括从心理上积极引导、从学习方法上给予指导、在学习习惯上积极培育,我们一点一点来,寻求孩子的转变。”扎西文毛说。


      与此同时,扎西文毛紧抓规范化教学和教师教研。她把更多精力放在听评课上,放在校本教研活动的开展上,想方设法带动所有教师夯实教学的基本功,补齐教学短板。扎红巴在多彩小学做教师只有两年多,对于如何有效教学有很多迷茫,而校本教研和教师之间的切磋加快了他的成长。


      朴实而又坚定的教育助推了多彩小学的不断发展。2019年,学校被玉树州教育局表彰为“小学教育质量(乡镇)优质校”。


      学校的变化,家长们看得见。学生数量的变化最有说服力:2016年32名,2017年34名,2018年36名,2019年48名,再到现在的57名。记者在低年级的教室里看到,按照教学点标准设计的教室已显拥挤。


      聚焦关键,实实在在办教育,扎西文毛既有紧张感又不慌不忙。她说:“我和同事们正努力琢磨为孩子们的成长多想一点办法。学校将多克服一点困难,逐步提供更丰富的教育内容,让学习更有意思,让孩子的视野更宽,让学校的教育更多一些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