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扶贫网·玉树站

不想富都不行的合作社丨访称多县珍秦镇十村合作社

(中国社会扶贫网·讯)称多县珍秦镇十村东南接四川省石渠县,源自清水河的扎曲在这里蜿蜒向南。我们与镇党委书记青然拉吉、镇政府镇长昂文扎西、办公室主任成林和包点干部卓嘎一同前往十村合作社。


珍秦镇干部与十村合作社的负责人们


路途遥远、颠簸不必赘语。让我们兴奋的是十村实现了百分之百的草山、牲畜、人户加入合作社,这是一件关乎高海拔地区畜牧业发展的不新鲜却又引人关注的大事。



十村所在地藏语称“乐荣拉”,意为“来自内蒙山神护佑的山沟”,这名称的背后不难分析出该地有过沧桑的往昔和历史的印记。


青然拉吉,刚参加工作在清水河镇政府,后到珍秦镇任副镇长、人大主席、县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拉布乡乡长,2019年5月至今任珍秦镇党委书记。作为牧人后代,又在牧业乡镇当过负责人,对于珍秦镇的工作他也是轻车熟路。他对记者说:“现在,珍秦镇的牧民群众在发展畜牧业的思想认识上与镇党委、政府是一致的。这和县委、政府及有关部门这几年深入蹲点宣传教育是分不开的。主要体现在‘以合作社为经营平台,优化结构,做好牲畜补饲、四季轮牧、生态保护,稳富、富长久’的发展思路上。”


从西藏阿里买来的藏系羊


我们在去十村的半路上,遇见一名牧女赶着80只羊牧归。以前不养羊的十村也养羊了。昂文扎西说:“今年十村在县上的支持下,县上出一半、村集体出一半的购畜款,从西藏那曲购买三岁藏系羊440只,用于增加收入,还有抗雪灾和生态保护。”以前知道羊比起牛,商品化周转快,抗雪灾和生态保护还是第一次听说。他望着一脸茫然的记者继续介绍说:“羊可以用角和蹄子刨雪、扒雪。不仅自己能吃到草,也可以让牛吃到草;在冬季牧场羊吃过地方,第二年牧草长得好。这是牧人们多年观察总结的经验。”


据说,现在牧区买羊很难。有的地方规定不准外售羊,都把羊当成宝贝。不是吗?养羊周期短,第二年就能变成钱,第三年就变成1000元以上的大钱了,而且在生态保护和抗雪灾上也有特别的用场。



从镇政府出发大概过了一个半小时,我们终于到达十村合作社董事长委员、四社社长尕玛家的活动帐篷。十村的支部书记和几个社负责人也在这里。


帐篷里结束不了的采访


支部书记扎昂今年51岁,是今年换届选举的,属典型的支部书记、村主任、合作社董事长“一肩挑”,2020年8月参加过玉树州三基学院村社干部提高班培训。他说:“刚成立合作社的时候,看不到好处,大家积极性不高,不信任。多半是单干惯了,不愿意整合资源。有的甚至害怕个人利益被整合后受到损失。为此,我们开了好多会,进行动员,统一思想认识,统一步调。这样的会四年间,镇上来领导开、支部开、社里开、小组开,大概开了不下三十几次。现在达到百分之百的入社真不容易。现在我们村有161户、608人,优质草山168600亩,羊440只、牦牛6890头。今年计划出栏935头牛,用于牧户自食、出售。”他说:“合作社成立后,好处一个接着一个出现。首先以前在十村的草山上看不到牛,现在草山上的牛就像打翻了沥青桶一样到处流着;合作社成立后,我们加大补饲的力度。今年买了15辆半挂车饲草料,还有140吨的颗粒饲料,人工种草160亩。遇到雪灾,牛死不仅不减损,反而增加。草料问题解决了,牛羊营养跟上了,体质有了保障。以前母牛产小牛,两年一胎,现在一年一胎。冬天,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母牛产奶。我们可以养活一个巴颜喀拉乳业公司不成问题。再加上国家给家家户户生态管护员岗位工资和草山奖补,我们不想富都不行!”


加入合作社,到底有哪些好处呢?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热烈讨论。


村支部委员,今年36岁的三社社长昂文尼玛说:“我当社长6年了,很有感受。以前人心不齐,组织活动,开个会是最头疼的事情。现在不一样了。大家都很愿意在一起开会交流思想,心情愉快。参加活动,增进了解、感情,相互帮忙,互通有无,都感到满满的幸福感和获得感。赢得了人心,党支部的凝聚力得到增强,战斗堡垒作用得到发挥。群众为大家做事的自觉性、积极性也出来了,总想为大家做点什么。”


尕玛说:“以前孩子上学,一家人去,至少老人得去。不得不放弃草场、牲畜,还得在城镇租房住,买菜卖肉……弄得什么都干不好。现在好了,接送孩子上学也有闲余时间了,老人们可以在安置点享福了,青壮年经营草场和牲畜,不愁没有肉、酥油、酸奶和糌粑了;还有以前一家一个畜棚,既浪费钱,质量又不好。现在大家盖一个大的牛圈,用的是钢结构铝合金。质量上去了,同时也节约了土地。以前干一件事情,一家人需要好多天,现在大家一天就干完了。”


“我先给大家讲个故事。以前有个牧民家的姑娘,20多岁了,还没有出嫁。这可急坏了父母和叔舅姨姑。有一天父亲忍不住说了句‘你怎么还不出嫁?’姑娘听了淡淡地回了父亲一句‘我整年在山沟里放牧,哪里有时间看赛马会,去镇里、县城逛,认识人。难道你让我和牛谈恋爱吗?’父亲听了,低着头掀起帘子出了帐篷。”镇干部卓嘎说:“现在,草山、牛羊整合了,闲余的劳动力产生了。妇女们有了时间打扮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外边转。有时间参加大龄识字班和劳动技能培训。现在牧人的家里变得干净了,吃喝也开始讲究了,也有时间去县城、州上打工赚钱了。”


“这几年珍秦镇通过大力提倡兴办合作社,各村社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通过储备饲草料,冬季雪灾很少有冻饿而死的事情。再加上合作社的牛羊都上了保险,牧民没有损失,想不富都很难了。我们也希望把我们的做法分享给大家,让大家富起来”给我们开车的办公室主任成林也开腔说话了,说得还很到位。



合作社,有什么好处,我们在采访中得到了正确答案。青然拉吉进一步作了解释,他说:“草山整合之前,村社牧民因为牧草,纠纷不断,乡镇干部的主要精力就是帮助他们协调问题、解决矛盾,以求稳定。不说邻里之间经常有牲畜越界,就是父子之间,亲戚之间也因此事不和的多。可以说‘狼烟四起,战争连绵’。现在好了,主要矛盾解决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自然缓和了。开始愿意串门喝茶,像一家人一样;再一个草山不够的矛盾也解决了。合作社实行‘四季轮牧’,再加上牲畜补饲这块上去了,草畜矛盾也不存在了。关于牧草,牲畜比人还灵。他们春天喜欢在背风的冬窝子吃草,夏天喜欢在沼泽湿地和河边,秋天在阳面的秋季牧场。”


合作社的好处显而易见。这就是嘉塘草原上兴起新型合作社的原因。我们从中不难发现,县委、县政府的指路,镇党委政府的引导,村党支部的铺路是牧民们走上合作社这条光明大道的直接原因。自2016年以来,县委开始动员牧民返回牧场,重拾畜牧业。而合作社将这种思路变成了现实。因为,在高海拔牧区发展经济必须结合实际,走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


“草原不能没有牧民,没有牧民就没有牧业,没有牧民就没有草原的生态保护。”采访临结束时,青然拉吉书记又强调了这么一句。是的,传统畜牧业发展至今,有其合乎科学逻辑的地方和强大的生命力,我们发展畜牧业,保护草原生态,不能把所有的东西都让给兔鼠、黑毛虫和“见了羊就激动地发抖的狼”,还得和其他野生动物一道尽力恢复草原的原生姿态和生物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