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扶贫网·玉树站

一心为民的“牧民书记”丨记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尼玛才仁

尼玛才仁和群众在一起。张多钧 殷之皓 刘程锦 摄


      (中国社会扶贫网·讯)称多县地处青藏高原东部,素有玉树“东大门”之称,平均海拔4500米,曾受地域、历史等多种因素影响,自然灾害频发,社会发育程度低,贫困程度深,是省定贫困县。


      2014年底,尼玛才仁出任称多县委书记,从小生活在结古镇农业区的尼玛才仁有些为难,“从没有在称多县工作过,而且还是这样一个牧业大县,全县工作该如何推进呢?”


      明知到称多县工作难度很大,但尼玛才仁还是有信心改变这一方水土,“虽说不能让这片土地日新月异,但最起码也要改头换面。”


      “一直信以为真,原以为高原生态退化的主因是牧业,结果发现牧业是修复高原生态的重要力量。”


      尼玛才仁虽说来自农业区,对牧业乃至游牧文化了解不多,但是他却清楚,对于称多这样一个牧业县来说,畜牧业才是牧民的根基产业、母体产业。


      称多县地处三江源,在生态保护与产业发展中,尼玛才仁陷入两难的困境。

     

      “我遇上过很多专家学者,很多人普遍存在一个观点,三江源生态退化是由于过度放牧造成的。”尼玛才仁说。


      尼玛才仁刚到称多县时,草原上退牧减畜工作已经推进好多年了,走进牧业村社,已经很少能见到牛羊。他也曾一度认为退牧还草确实能减缓草原退化。


      一次下乡调研,彻底颠覆了尼玛才仁的认知。


      尼玛才仁与一位年长的牧人交谈。


      “草原退化是过载放牧所致吗?”尼玛才仁虚心请教。


      “过载放牧这一说法由来已久,但这种说法不合乎逻辑,甚至人类永远做不到过载放牧。以草场牲畜承载量为100头来算,这种状态下草畜是平衡的。倘若人为增加50头,就会使所有150头牲畜进食量严重不足, 最终会因为牲畜吃不饱,免疫力下降,无法抗击各种疫疾而出现大量死亡。但人为减畜50头,只使用一半的草场,会出现一半的草场处于闲置状态,植被长期缺失动物护理,又无法供给动物有机养料,最终植被根茎萎缩,甚至会出现草场沙化。”老牧人说。


      老牧人用自己多年的游牧经验讲述人与自然、牲畜之间的关系,让尼玛才仁顿悟,生态保护与产业发展并不是矛盾体。相反,畜牧业发展更能促进生态环境保护。


      每次下乡调研,与老牧人交谈,向老牧人学习如何放牧,如何保护生态,这些内容成为了尼玛才仁的必修课。


      尼玛才仁说:“牧人是我的生态老师。”


      在调研的基础上,尼玛才仁提出了“三整四解”的生态畜牧业发展战略和总体思路,即整合草场、整合劳动力、整合牲畜;解放生态、解放劳动力、解放生产力、解放思想并付诸实践。


      珍秦镇十一村党支部书记久美旦周对尼玛才仁的评价就一句话,“书记对于牧业很专业,是比我们更优秀的牧人。”


      2016年之前,村里几乎很少有人养牦牛,全村413户,无畜户占到了70%。村民之所以不养畜,一方面是响应国家减畜禁牧政策,另一方面则是担心雪灾、熊害。1985年青南特大雪灾中,十一村五社1800头牦牛死了1300头,2012年雪灾中,十一村五社7000头牦牛死亡超过了一半。


      对于发展畜牧业,牧民心有余悸,承受不起雪灾带来的伤害。尼玛才仁并没有泄气,多次到村里,动员牧民养殖牦牛,宣传牦牛该如何养,雪灾该如何预防,鼓励牧民拆除网围栏,将草场划分为四季牧场,成立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


      2016年,十一村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成立,从成立之初的73头牦牛,发展到了今天近1000头牦牛,2020年实现村集体经济收入50万元左右。


      “以前是不想养,如今是争着养牦牛,书记鼓励我们发展生态畜牧业,我们挺过了2019年的雪灾,实现了牲畜零死亡,退化的草场一天天在恢复,牧民的收入一天天在增加。”


      如今的称多,生态生产生活齐头并进,尼玛才仁写道,“曾几时,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苍茫的原野绿意渐褪,两两三三策马牧人与满山牛羊共同勾勒出的转场图景只能在父辈的记忆中找寻。观当下,称多儿女决心搏回父辈曾心心念念的家园,往日壮观的景象重现称多。”


      “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我就不信,只要我还在称多一天,我就要改变上学难、就医难、出行难、增收难的顽疾。”


      称多县坊间流传,称多人以家里学生多寡作为家庭财富的衡量标准。这无疑是称多农牧民群众重视教育工作的一种体现。


      作为在玉树成长起来的干部,尼玛才仁深知教育能改变一个家庭的面貌,知识能让牧民孩子走得更高更远,办好人民群众满意的教育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


      2016年9月,尼玛才仁到清水河镇调研畜牧业发展。调研完已是中午了,镇政府准备了中午饭。返回到镇上后,尼玛才仁的车却直接到了清水河镇中心寄校。


      “今天中午,我要和学生一起吃午饭。”尼玛才仁想看看学生的伙食情况。


      不巧的是,当天学校食堂米饭煮到一半停电了,学生等着吃饭,学校将夹生的米饭盛给学生和尼玛才仁。


      尼玛才仁勃然大怒,质问校长:“如果是你的孩子,你还会给他吃夹生饭吗?”校长百般解释,因为临时停电,又到了学生的饭点,不得已而为之。


      尼玛才仁让学校将夹生饭收走,重新蒸煮米饭。以此为鉴,回到县城后,他责令教育局,对全县各学校食堂进行一次大检查。


      尼玛才仁的雷厉风行,县委办公室主任仁青江才感触颇深,“书记周一至周五在县上处理日常工作。周末去牧民家中、去乡镇学校和卫生院,还提前不打招呼。”


      担任称多县委书记的第二年,尼玛才仁利用周末时间到扎朵镇革新村调研,走到山沟里的一户牧民家。这个山沟里只有这一户牧民,不通路,三个孩子辍学放牧。尤其是老大,已经五年级毕业了,也由于不通路辍学在家。


      “为什么不让孩子去上学?”


      “孩子上学了,牛羊没人看,而且上学,没有路,出行难。”


      尼玛才仁百般劝解,动员了一天,终于说通了这户牧民,畜牧业要发展,孩子也要去上学,并承诺修一条路。


      周一上班后,尼玛才仁召集相关部门研究,专门为这一户牧民立项,修一条简易公路,打一口水井,协调教育部门,让这户牧民辍学的三个孩子重新回到课堂。


      如今,重回课堂的三个孩子,老大已经在县中心寄校当了一名老师(聘用),老二和老三还在县第一民族中学上学。


      周末下乡调研,周一上班后将调研发现的问题逐条解决,成为了尼玛才仁的工作习惯。


      尼玛才仁关注教育事业发展,更深知没有全面健康,就没有全民小康。尼玛才仁大力推进健康称多建设,逐步实现了从“大病治不了、小病有难度”到“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县”、县医院从“二级乙等”跃升到“二级甲等”的转变,织密群众“健康网”,群众的获得感、安全感、幸福感不断攀升。


      “文化是称多耀眼的明珠,是生生不息、用之不竭的资源,是凝聚人心、团结奋进的动力,发扬传承好称多的文化是我的职责使命。”


      称多县是玉树州的文化大县,文化底蕴深厚,发掘出了具有几千年历史的岩画群,岩画单体体量位居全省第一、格秀壁画与敦煌壁画同期,传统古村落错落分布、“马术文化”享誉全国、“雪吾武士舞”走出国门……


      “发掘、传承、弘扬称多优秀文化,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文化自信心,增强民族自豪感,用文化争取人心、赢得人心、凝聚人心,激扬向上向好向善的社会正能量。”尼玛才仁深知文化是民族的根,主政一方,就是要力所能及地做一名文化的传承者。


      2019年清水河镇中卡村一处山沟中,发现了一处古岩画。尼玛才仁得知后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可是从村子到发现岩画的山沟没有路,只能步行或是骑马,文化部门的工作人员还一阵劝说。


      “我是一名老牧民,我还会害怕骑马?”尼玛才仁坦然地说。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后,尼玛才仁到达了目的地,眼前的场景顿时让他吃惊,古岩画中的人物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岩画上的历史仿佛就在眼前。感叹之余,尼玛才仁还不忘叮嘱文化部门工作人员,“一定要保护好这些古岩画,这些都是活历史。”


      尼玛才仁始终把人民群众对精神文化生活的新需求新期待,作为文化工作的落脚点,提升牧民群众的文化自信心,增强民族自豪感,称多文化事业呈现欣欣向荣的景象。


      尼玛才仁填补了称多无春晚的历史,上任7年来,每个春节举办除夕篝火晚会,与广大群众一起欢度春节;


      成功举办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青海省解放70周年庆祝活动,全方位呈现称多历史巨变,全县干群自尊、自豪、自信充分流露;


      珍秦马术队代表青海省参加全国民运会,荣摘四枚银牌,享誉全州、走向全国;


      称多歌舞多次亮相省级卫视,并走出国门,2020年赴吉尔吉斯斯坦进行访问演出,传统文化在世界史诗艺术节一展风采;


      ……


      如今,文化已经成为称多人的骄傲,已经成为称多人生产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