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扶贫网·玉树站

玉树生态畜牧业合作社脱贫攻坚行稳致远的可靠基石

众所周知,玉树曾被誉为青海省“四大畜牧业基地”之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治多县、曲麻莱县牲畜过百万,是富甲一方的百万县。到了九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随着交通、物流、信息时代的迅猛发展,加之玉树本地冬虫夏草副业经济和农牧民进城经商的兴起,传统的畜牧业经济受到了冲击,支柱经济的地位受到了影响,弃牧进城者趋之若鹜。虽然各级政府及主管部门纷纷出台各种优惠政策加以扶持,但是这股潮流似乎不可逆转,畜牧业辉煌不再。自中央西部大开发政策实施以来,尤其是实施精准扶贫这项民心工程以来,有着上千年游牧经验的牧人重拾传统,整合优势资源,将政策和科技成果当做发展畜牧业的翅膀,兴办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畜牧业发展呈现出一派繁荣发展的景象,畜牧业经济的支柱地位再次凸显,也成为脱贫攻坚的可靠基石。


州委、州政府及县(市)乡镇层面高度重视群众在发展畜牧业经济中发挥的主体作用,重视和支持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的发展。党政各级领导始终将畜牧业发展当做玉树的民生之首、稳定之先、富民之基加以重视、关心和支持。玉树州农牧科技局负责人才仁扎西、才扎、周多等都是谙熟畜牧业的行家里手,在发展玉树畜牧业经济上有着从小到大成长的环境启迪,乡下工作实践的经验积累和岗位上的责任思考。他们认为脱贫攻坚,“一靠党的富民政策,二靠畜牧业发展”,即畜牧业是玉树脱贫攻坚的依托和基石!称多县委书记尼玛才仁通过在牧业乡镇长期蹲点思考,迸发出“发展畜牧业,牧人是老师”的思想花火。  


玉树草原上的羊群


玉树牧区一直以来没有摆脱“十年一大灾、五年一中灾、年年有小灾”的周期性波动,畜牧业深陷“发展、毁灭、再发展、再毁灭”的怪圈,亘古如此,没有持久性的发展。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的兴起和铺开,一切开始有了逆转。


●生态畜牧业合作社有强大的抗击雪灾的能力。2018年末至2019年初、2020年的雪灾中,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的牛羊几乎无一因灾死亡。


●群众增收明显优于实施冬季补饲,牛羊健壮,体力得到保持,一年四季出栏渐成常态,牛乳产量增加,给畜牧产业发展提供了稳定的原料,群众增收明显。


●基层群众的组织意识增强。通过建立合作社,群众不仅体会到团结和整合的力量,而且在合作社这个自发组织中开始在意自身形象塑造,唤醒了个体在自发组织中发挥作用的意识,从着装到语言、行为上自觉约束、自律,从而提升了素质和文明意识。




玉树草原的牛群

           


近年来,称多县积极探索畜牧业生产出路,“防灾在先,关口前移”,畜牧业生产行稳致远。自2019年以来,称多县委、县政府认真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结合当今发展趋势和高原传统畜牧业的特点,提出了“防灾在先,关口前移”的畜牧业发展思路,加大了购畜、补饲、管理、产业延伸的力度,使畜牧业发展实现了可持续发展。


(中国社会扶贫网·玉树站讯)称多县珍秦镇十一村村主任久美旦周,被县委书记称为“老师”之一的牧人,他是远近闻名的致富能手,人们都叫他“草原上的合作社”。他说通过给牲畜补饲,群众恍然大悟“牛羊不仅可以牧养,还可以补养”,牛羊膘情不掉,可以月月出栏,新鲜牛奶天天喝。他介绍说2019年他们购置补饲牦牛的饲草料94万元、一头牛补饲费用为113元。而一头牛的价格按6000元计算,为5200万元。94万元保住了5200万元;十一村的合作社有牦牛8300头,其中可产奶母畜4000头。合作社与县巴颜喀拉乳业有限公司签订5年合同,去年,仅牛奶产量达48万吨,产值240万元,出栏415头牛,收入332万元。这些钱高出政策性扶贫收入40万元,分红80万元,体现了合作社的价值所在,为群众稳步脱贫打下了基础。




治多县聚精会神,一心一意抓畜牧业生产,力争再现畜牧业的辉煌。治多县委、县政府自2016年起,力排各种影响,一心一意抓畜牧业,以激发牧业经济内生动力为思路,将8000万元扶贫资金全部投入到畜牧业发展上。目前,县级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扎河乡达旺村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治多县同卡村草地生态畜牧业经济专业合作社、达胜村合作社等四个合作社成为省级示范社并先后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全县干部群众对发展畜牧业有了新的认识,他们有信心经过努力,在不长的时间重现畜牧业经济的辉煌!


治多县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是于2012年至2018年创办的。由索加乡、扎河乡、多彩乡、加吉博洛镇、治渠乡、立新乡的1000多户、5000多人的800多只羊、200多头牛组成,入社的领办人是县农牧局长才仁昂布、香巴求培、俄加、才加、尕松多杰等5人。现有藏系羊3450只,牛231头,2019年给277户贫困分红33万余元,户均1200元。现年62岁的索加乡莫曲村党支部书记香巴求培说:“党组织和群众的信任是我们最大工作动力,为老百姓办事和增加收入是我们的职责。”


同卡村有牧民278户、1152人,合作社拥有优质草场496000亩,牲畜有9520头。2017年30户入股牧民分红70多万元,2018年60户入股牧民分红118万元。2019年全村牧民入股,户均分红逾5千元。目前同卡村的人均收入达到了2万元以上。对于合作社的起步发展,党支部书记存多杰说:“我们始终坚持党支部决定合作社的发展方向和思路。我们村的畜牧业合作社起步较早,试点于2008年,成为玉树牧区第一个建立合作社的吃螃蟹者。2014年全村入股,每家平均2至3头牦牛,2015年开始大规模增加,因为分红连年递增,群众尝到了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的甜头。”同卡村生态畜牧业合作社从起步到不断壮大,经历了11年风风雨雨的考验,探索和闯出了‘以畜牧业为抓手,整合资源、科学养畜’的发展路子,形成了‘同卡模式’向本县的索加乡、扎河乡推广。2019年合作社的收入70%用于给牧民分红,20%为管理费用,10%为村集体经济发展金。”



曲麻莱县在特色上下功夫,打造野血牦牛复壮的基因库。曲麻莱县畜种结构长期以来,一直是“绵羊占先,牦牛居二”。近些年来,这种格局随着人们的饮食习惯和市场需求被改变,人们对养殖牦牛格外重视,有的二代种牛能卖上18万元的好价钱,牦牛数量迅速增加。主要原因是本地野牦牛良种基因,即野血牦牛的繁育。在叶格乡、曲麻河乡、麻多乡和治多县的索加乡一样是野牦牛的栖息之地,纯种野牦牛常年与牧民家牛混杂一起,牧民的家牛都是一代、二代、三代野血牦牛。


今年25岁,从玉树州三基干部学院毕业的曲麻河乡昂拉村党支部书记才丁加说:“我们昂拉村长江七渡口生态畜牧业合作社下设16个生产组,实行牧户自主生产、统一收购、统一销售的管理经营方略。各小组整合草山、牲畜、劳力,按股份制分红。2017年至2019年分红808头牛,折合人民币247万元,给199户牧民,户均4头牛,市场价格为16000元。”


索南尼玛是曲麻河乡多秀村一社的牧民,他的合作社叫多玛索南畜牧业专业合作社。2018年承包生态移民和搬迁户草山,现有牦牛300头,其中野血牦牛一代30头,二代200头,三代70头。他的种公牛是抢手货,卖到了省内海北州、西宁市、黄南州等地,现有大小种公牛100多头。他现在的心思是建一个大型网围配种基地,这样便于管理,同时可以防止狗熊、狼等兽害。


托俄俄加合作社是玉树牧区第一个股份制模式的合作社。理事长旦争才仁今年48岁,党员。他在群众中有很好的口碑和威望,被大家公认为叶格乡致富带头人。他说:“我们这个合作社管理层有7人,做决定都是上会研究的,实行按投资分红和按劳分配,程序正规,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今年合作社纯收入近100万元。我们在乡上有一个藏餐厅纯收入21万元,一辆半挂车跑运输收入19万元,风干肉和其他畜产品在格尔木、拉萨、结古、西宁等很受欢迎,供不应求,收入50余万元。2020年我们在州农牧和科技局的帮助下,投资100余万元建设一个畜牧业综合基地,投资10万元建设人畜饮水项目,建设面向16个合作社服务的小型冷库。今年争取分红达到53万元。”


在曲麻莱草原上最令人感动的人,还是传统畜牧业的传人色吾加。他是多秀村二社牧民,今年45岁,个头不高,身体敏捷,他在马背上放牧的样子威风凛凛。他的合作社叫种查畜牧业合作社,有一等种牛9头,目前市场价格在15至18万元之间,4至8万元的种公牛30头,150头母牛。更为壮观的是有1000多只白云一样铺在草原上的羊群。他的合作社自有草场1800多亩,承包移民户和搬迁户草场3万亩。每年出栏牲畜200只羊、180头牛。据介绍色吾加的家自牲畜作价归户后,一直是当地的牲畜大户,畜牧业生产的标杆,是最优秀的牧民家庭,家庭成员人人都是勤劳的优秀放牧员。


玉树牧区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的创办是党的十八以来出现的新生事物。目前,近300多个合作社,虽然大小不一、规模不一,管理方式不一,所处区域不一,但是在地方经济发展中表现出的强劲动力和前景,不愧为本地经济支柱和脱贫攻坚的基石。实践证明,进一步深化对玉树州情的认识,结合实际,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和理念发展畜牧业大有可为,“以牛羊补草,以牛羊增收、以牛羊发展”的朴素理念和方向,必将促使玉树地区的畜牧业发展跃上更高层次和领域的提升,脱贫攻坚——稳扎、稳打、稳长久。